【建言献策】从30后到90后,听党代表们怎么说(一)

 

侯丕勋,1938年6月生,1965年毕业于甘肃师范大学(今西北师范大学)历史系并留校工作,
1976年12月加入中国共产党,现已退休。 

 

      侯丕勋是我校一名离退休职工,已年逾古稀,依然精神矍铄。在阳光晴好的午后,侯丕勋常常带着凳子,在艺苑广场上看下棋。
      幼年的侯丕勋是一个普通的农村娃。1946年,年仅八岁的他开始了“牛倌”生涯。直到1951年,在土地改革复查组工作人员的动员下,13岁的侯丕勋才上了初小,以后接连上了高小、初中、高中。1961年考入师大历史系,1965年留校工作。
      侯丕勋对毛主席和共产党始终怀着深厚的感情,也因此一直想加入党的大家庭,但由于种种原因,他经历了长达十八年的入党历程。小学时侯,侯丕勋一心想加入少先队,但由于超龄问题未能如愿,后来在老师的推荐下,他加入了中国新民主主义青年团(即后来的共青团)。上中学以后,侯丕勋一直担任着班里团支部书记的职务。虽然成绩优异,表现优秀,在同学中间也有良好的群众基础,但由于一次在团支部会议上说错了一句话,侯丕勋失去了入党资格,同时也被撤掉了团内职务,处以严重警告。这次的处分,成为侯丕勋后来入党路上的最大阻力。
      大学四年里,侯丕勋数次递交入党申请书,未能如愿。原因一是有人举报他的叔叔曾在国民党内部当过副保长,二是他的家庭在土改时被定为中农成分,三是他中学时的处分,侯丕勋入党的愿望一次又一次落空。
      直到文革结束后,经过组织决定,侯丕勋正式加入中国共产党。
      一眨眼,侯丕勋已经是一名有将近四十年党龄的老党员了。尽管已经记不清学校第六次党代会的具体情形了,但对这九年来学校各方面的变化,侯丕勋是看在眼里、记在心里。校园基础设施的变化自不必说,在国外承办孔子学院、坚持同国内外高校和专家的学术交流、开展同省内一些地区的业务合作、开展对新疆等省区的教育支持等各项工作,都为进一步提高学校的知名度和综合实力提供极大的帮助。
      作为一个在师大度过了人生大半岁月的老人,侯丕勋希望学校未来能有更好的发展。

 

 

吕克璞,1944年6月生,1970年毕业于甘肃师范大学(今西北师范大学)数学系并留校工作,
1970年9月加入中国共产党,现已退休。

 

      吕克璞自小学习认真刻苦。1965年考入师大数学系;1970年留校进入校办工厂(当时的无线电厂)工作;1974年进入师大物理系讲授高等数学和应用数学课程;1989至1991年前往日本进修,回国后继续在师大工作;2004年退休,由于当时物理系缺少授课的教师,且吕克璞教育教学成果突出,于是他又被延聘了3年。2007年,正式退休。工作期间,吕克璞曾获得“甘肃省园丁奖”。
      怀揣着对中国共产党的热爱和感恩之心,吕克璞一直想融入党的大家庭,但由于各种原因,吕克璞经历了好几年的入党历程。他说:“我曾在当学生时就写了入党申请书,一直没通过。”后来因为在工作岗位上表现良好、成绩突出,组织上正式批准,他终于加入了党组织。成为一名党员,他感到无比的光荣与自豪。
      当谈到师大的变化时,吕克璞说这四五十年来,师大的变化真是翻天覆地。首先表现在环境及硬件设施上,与他们上学时相比,真有天壤之别。其次,在师资力量上,教师队伍不仅比以前更壮大,而且教学能力越来越强,现在师大的好多老师都是他们的学生,真是“青出于蓝而胜于蓝”。再次,科研水平的发展也是有目共睹的,与之相应的科研成果也更加引人瞩目。
      当提及对学校未来发展的建议和意见时,吕克璞说:“现在师大的发展相当不错,党政建设也做得非常好。对于未来师大如何更好更快的发展,他讲了几点自己的看法。第一,进一步加强学校的管理,从实际出发,对学校的各项工作加强管理和指导,切实解决师大目前存在的实际问题。第二,挖掘学校的潜力,西北师大是一所百年老校,具有深厚的底蕴。另外,师大人刻苦拼搏、不甘落后的学风一定要保持住,这样才能在未来的发展中,芝麻开花节节高。”
      退休8年,吕克璞一直关心着学校的发展,他的话也深深印在师大人的脑海中:“师大的昨天和今天是美好的,我坚信师大的明天会更美好!”
上一篇: